英孚教育外教吸毒问题重重的它将向何处去?

  最近,上海的垃圾分类搞得热火朝天,与此同时开启了全民调侃模式,上海的垃圾怎么着,出门在外还要想着自己吃剩下的,待会是干垃圾还是湿垃圾,想到这里不禁为上海同胞们我捏一把汗。

  这样大规模的垃圾强制分类制度的推行,对已经习惯了往常丢垃圾的公众来说,面试官与面试者的英语对话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别扭,尤其麻烦,但是没有办法,还是的乖乖照做。

  就在垃圾分类开始推行到其他四十多个城市的时候,全民垃圾分类正在推行,却有一群不知名的洋垃圾混在其中,被某些人当做宝来欺骗消费者。

  众所周知,我国禁毒力度相当大,大部分的同胞对于多品也保持这相当的距离,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有些培训机构为了自己的利益,把一些可能没有足够资质的人请过来当外教,给孩子们上外语培训课,这样的场景想想就后怕。

  据中国之声报道,近日,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泉山分局破获一起涉毒案件。截至目前,共抓获涉毒人员19人,其中16人为外籍人士,这16人中有7人为某教育机构外教。

  据红星新闻,被抓外教来自英孚教育徐州中心,“人是上周被抓的”。7月10日早8时26分,英孚教育公关部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已注意到警方通报,此案仍在侦破中,英孚教育及英孚教育徐州中心在全力配合警方调查,“我们对此零容忍”。

  英孚教育是否真的零容忍我们不得而知,唯一知晓的是,英孚教育确实在对外教资质方面审查不严。

  事实上,英孚教育的问题从来就不少,不仅仅有消费者在网络上曝光过他们的问题,就连央视也曾经揭露过他们的恶行。

  英孚教育的虚假宣传并不是一个部分,而是在多出涉嫌虚假宣传,其中就包括上文所说的退款维权问题。

  作为一个语言培训机构,最核心的竞争力当然是在师资上面,这也是英孚教育在对外招生时着力宣传的一点,但是很遗憾,他们说宣传的与实际上的师资差距有点大。易贝乐国际少儿英语加盟

  据城市晚报,在官网和宣传册上,英孚宣称:所有外教都是来自英语母语国家的专职英语外教,100%具备双重认证。然而,一位声称曾在2009年在英孚北京校区担任过外教的澳大利亚籍人士说,他在英孚任教时,很多同事来自意大利、保加利亚、俄罗斯,老师们都有口音,学生很难听懂理解。记者从国家外国专家局在华外国专家的登记备案信息中查询到,仅1月份,北京地区的英孚教育为89名外籍教师申请外国专家证,其中有两名西班牙籍和两名菲律宾籍。对于外教的资质认证,据上述外教介绍,面试时英孚没问资质的事,被录用后也没有接受过培训。

  英孚教育从1993年进入中国,但线年开始。当时英孚教育在中国有30多家校区,而到了2011年,英孚教育中国校区数量已经达到160多所,6年时间增长了5倍多。从2007年开始,英孚教育每年都以翻倍的速度开建新校区。与此同时,销售收入也实现50%的递增,至去年底,英孚教育全国的销售收入已经超过5亿元。

  正是看中了中国市场的潜力,英孚教育改变了在国外主要以直营方式建校的模式,而采取了直营与加盟结合的方式。如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英孚主要采取的是直营店的形式,而在二、三线城市,主要是采取加盟的形式来进行营销网点的扩张。截止到去年底,在160多家英孚教育中国校区中,加盟店超过了100所,在数量上远远多于直营店。毫无疑问,正是这种跑马圈地式扩张给英孚带来了管理跟不上、服务不到位、退款率不断攀升、投诉增多的问题。

  尽管英孚教育中国区总裁费舍尔先生表示,“在中国,英孚并不是谋求最多的利润,而是谋求更快速的发展”,但我认为,事实并非如此,没有利润就不会快速发展,没有利润也不可能有快速发展。其实,正是由于要追求最大的市场空间,获取优厚的利润,英孚教育才不顾诚信,才产生了退款欺诈、忽视教育质量、夸大师资宣传和隐藏资格证书不全的欺骗行为。

  根据《深圳特区报》报道,2007年,深圳市常住外国人口就已超过1.3万人,其中七八千人在从事外语教学工作,而深圳市外国专家局数据显示,截止到目前深圳的合法语言类外教总数不到2000人。类似黑外教数量超过正规外教的情况,在各地都存在。

  英国培生教育集团环球雅思华南区教学副总监张腾则认为,中国现在的外教基本上有90%不合格。只要是金发碧眼的“洋人”,便可以在各类培训机构和教育市场中吃上“外教”这碗饭。

  据北京市外国专家局公布的数据,北京目前共有500多家具有聘请外教资质的学校、文教单位及教育培训机构,而北京教育培训机构的总数最少已达到7000家以上。竞争不可谓不激烈,能取得资质的,办学的门槛自然不低。但即便是这样的正规机构,黑外教同样不是个案。

  深圳市南山中英文学校是深圳336家有资格聘请外国文教专家中为数不多的私人培训中心,其商务与经济小组原教师Gregory Sharpan爆料,该校有些外教同事并没有获得工作签证,也缺乏执教经验。“中午在外面喝酒后醉醺醺地回到教室继续上课,甚至还参与过械斗。根本没有把教书当回事。”而华商报记者对西安市内的外教情况进行调查,结果发现暗访的8名黑外教中,有3名是来自具有聘请外教资质的正规教育机构。

  据济宁日报前段时间,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起“黑外教”案件。一家名为“柏克莱”的教育中介机构,将不符合在华就业资质的外籍人员进行“包装”,帮助一些初高中学历的外籍人员伪造材料,骗取工作许可,送到中小学、幼儿园任教。4名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出售出入境证件罪的犯罪嫌疑人被提起公诉。一些教育中介机构靠“倒卖外教”的生意,近年来可没少发财。其运营模式也很简单,通过在网上遍发广告和外教之间的相互介绍,寻找有求职意愿的外国人,帮这些人伪造材料,送到有外教需求的地方去,并从中抽取提成,捞上一笔。这类中介机构又何尝不知道这是非法的买卖,但利润之高让其难以收手;况且,许多从业者大都还抱有侥幸心理,觉得被捉个现行、被深挖到底的几率较低,不如放手一搏。

  在中介公司眼中,这些懂些英语的外国人只不过是他们用来赚钱的工具。在培训公司眼中,这些外国人是用来围猎消费者的招牌幌子,没有他们,猎物是不会上钩的。在外国人眼中,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他的工作,一份不用多么用心就可以谋取暴利的工作,还可能会有意外的收获,何乐而不为。

  但是在消费者的心中,这些培训机构与外国人是教育质量的保证,然而,他们远远不会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万千猎物中的一个。

  英语仍然是当今世界最方便也是应用得最广泛的外语,重视英语没有错,让孩子努力学习英语也没有错,但是在这之前他们却忘记了一件事。

  这些机构利用一些人崇洋媚外的思想,让他们简单地认为外国人教学就一定好,却不加以查实,实际上包括英孚教育在内的不少外教或多或少存在着无证上岗的问题,有些甚至并没有什么知识文化,花那么多钱让这样的人教自己的孩子,不知道明白真相的家长们作何感想。

  在垃圾分类开展得如火如荼之时,大部分人学会了如何分类垃圾,丢垃圾。但他们却忘记了把自己心中的那一块垃圾丢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